您当前位置: 发展规划
从资源枯竭到破茧重生
——易门县十年转型发展之路
[ 易门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11-2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麦子田工业园区已初具规模

矿产资源枯竭后,冬早蔬菜种植成了绿汁镇的主要增收渠道。

因为矿产资源枯竭,矿选厂一直处于闲置状态。

易门山里香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正在紧张生产中

六十年一甲子。寻求玉溪征程中的易门印记,前五十年,易门铜矿的工业文明激越高歌;后十年,易门速度和易门经验在转型的阵痛与沧桑中足音铿锵。

1 “小香港”的背影

在云南,很长一段时期,绿汁镇的名气或许超过易门县城,虽然它仅是易门的一个小镇,且被当地人称为“小绿汁”,然而,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绿汁就被冠以“小香港”的荣耀,一直引领着易门潮流。绿汁公园、电影院、电视台、公交车、游泳池、工人俱乐部、舞厅……一个个属于时代的印记,都在刷新易门的每一个第一。

它曾经是中国的八大铜矿之一,也是云南省古老的铜矿区之一,在绿汁境内蕴藏着丰富的矿物资源,北起狮子山,南至炉房村,有大小铜矿点50余个。据相关史料记载:绿汁的铜矿开采早在明朝万历年间就有一定规模,清乾隆年间尤盛,每年向朝廷上缴成品铜多达100万斤。1953年,在绿汁成立了中央重工业部有色金属工业管理局易门铜矿(1958年更名为易门矿务局)。这是一家国有大一型采选冶联合企业,先后建成三家厂矿、凤山矿、里士矿、起步郎矿、老厂矿、狮子山矿、梭左矿7座大中型矿山和木奔、狮子山2个选厂及冶炼厂。1954年至1994年,是易门历史上采矿的鼎盛时期,采矿掘进1500公里,巷道总长相当于小绿汁往返昆明五个来回。采矿4000多万吨,完成总产值17亿元,向国家提供利税2.5亿元。

“当时的易门矿务局还建有机械加工、供销、运输、工程建设等辅助生产单位和医院、学校、公安等后勤服务部门。最多的时候这里有5万多人居住生活,流动人口10余万人,全国除了西藏和台湾外,其他省份都有人在这。”绿汁镇镇长卜绍良说。作为曾经的易门矿务局员工、现小绿汁社区党总支书记吴志荣自豪地说:“这虽然只是个小镇,但我们还曾接待过乌干达总理阿迪耶波。”

经过大规模开发,易门县主要矿产资源逐步枯竭,部分矿山企业相继关闭或转产。据相关资料显示:至2010年末,易门矿区剩余可采金属储量为11.72万吨,按当时有关企业生产能力计,铜矿资源剩余可采储量可供开采2年,铁矿可供开采1年,钨矿可供开采1年。

当最后一抹工业文明的余晖随着资源枯竭、“关停并转”黯然退去,它激越高歌的身后伴随着阵痛与沧桑。

从易门县城一路向西,走过20公里盘山公路的108道弯,走到绿汁,仿佛完成了一次时空穿越。宽直的马路上行人稀少,红砖黄墙的厂区和沿街的装饰依稀可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格。而苏式风格的电影院、工人俱乐部早已废弃多年,退缩在角落里。

辉煌过后的落寞,让人在心生惋惜的同时也在思考如何接续曾经的光荣。“矿务局撤出以后,对绿汁镇而言,最大的影响在于集镇的服务业,还有集镇周边群众的劳务收入。”卜绍良说。目前,绿汁镇正在致力打造“千年滇铜古镇,百里果蔬长廊”。绿汁江畔,2.3万亩冬早蔬菜已吐出新绿,它每年将给村民带来6685万元的收入,已经成了村民收入的主要来源。2017年的绿汁镇《政府工作报告》为未来发展规划了蓝图:围绕“滇铜古镇”主题,抢抓绿汁江流域综合开发机遇,加强历史文化和工业遗迹的保护与利用,在奇特性、唯一性上进行挖掘和开发,着力打造滇铜文化、峡谷风光、热区资源、生态休闲、工业遗迹等旅游品牌。

绿汁镇的发展规划让吴志荣深感振奋,作为全市最特殊的一个社区,小绿汁社区成立的初衷是为了服务易门矿务局包括离退休在内的4700多名职工,本身并没有发展任务。但吴志荣最担忧的依然是发展的问题,“政府的发展思路很清晰,让大家看到了希望,很多退休工人都说以后发展好了还想回来养老。”他说。

2 破题“矿竭城衰”

2016年,一栋栋滇中民居风格的小楼在木奔集镇拔地而起,从西凤山山腰长期受滚石、滑坡灾害影响的明塘村搬下来的72户村民就居住于此。“现在路宽了,绿化好了,生活环境改善了,更重要的是人身安全有保障了。”绿汁镇木厂村委会党总支书记李金红说。搬迁下来的明塘新村已经完成了产业转型,村民收入已经由原来的拾矿为主转为冬早蔬菜种植和外出务工。这个因矿而衰的村庄正是得益于资源枯竭城市转型资金的扶持而实现了新生。

资源枯竭城市转型是国家对因主体资源枯竭,导致经济严重衰退、社会事业落后、生态环境破坏、城市功能滞后、失业和贫困人口较多、社会稳定压力大的资源枯竭型城市制定的发展扶持战略。2011年,易门县被确定为国家69个、云南省3个资源枯竭型城市之一。2012年,易门县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发展办公室成立,作为全省唯一一个转型办,它的主要职能职责是对国家转移支付资金进行安排、管理和跟踪。

“铜矿资源枯竭,带来了失业人口增加、生态环境破坏、地方财政困难等几大问题。”易门县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发展办公室主任雷波说。资料显示:2003年至2010年,易门县原有的15座矿山关闭停采10座,危机矿山比重达100%。2000年以来,易门县共有7户企业关闭破产,52户企业改制重组,造成7975人下岗失业,这其中仅易门矿务局就因资源枯竭改制下岗失业4104人,造成2002年全县城镇登记失业率高达16.5%。下岗失业人员难以承担各种社会保险费用,社会保障问题日益突出。同时,由于易门铜矿区地处绿汁江断裂带,长期大规模的采矿活动破坏了山体稳定性,造成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矿山地质及生态环境主要影响涉及3个乡镇、58个村民小组。矿产资源枯竭,还严重影响了财政增收,仅铜矿采选业每年税收就减少6166万元,其中地方税减少3700万元。2001年至2011年累计减少税收6.8亿元,其中地方税减少4.1亿元。

现实的困境触目惊心,由于经济发展对矿产资源依赖性过强,因此如何破解“矿竭城衰”难题,寻找接续替代产业,从而迈上可持续发展之路这些问题沉甸甸地摆在了易门县委、县政府面前。

“为加快转型发展,易门县确立了‘生态立县、产业富县、创新强县、开放兴县、共享和县’发展战略。着力培育有色金属、陶瓷建材、食品药品加工、烤烟、畜牧等接续替代产业,全力推动资源枯竭型城市可持续发展。”易门县委书记马亚东说。

狮凤山铜矿是易门县铜矿储量最大的矿山,累计探明铜资源储量4870.89万吨。经过50年的开采,现保有的资源储量仅能维持1年的生产时间,属于资源严重危机的矿山。狮凤山铜矿安全检查员将矿洞大门关闭落锁,并再次检查核对入矿洞人员的数量。自狮凤山铜矿关停以来,这是他每月两次都要例行的公事。狮凤山铜矿的关闭将曾经的辉煌与喧嚣凝固在历史的深处,成为悠远的绝响。矿道铁门上锁将矿床开掘时形成的提升、运输、通风、排水、动力供应系统遗存封闭在深山。狮凤山铜矿脚下绿汁江奔涌流去,山水一静一动,在等待一场因缘际会、等待一场新的迸发。

3 十年转型,破茧成蝶

“自被确定为第三批国家资源枯竭城市以来,易门县共争取中央、省、市转型资金7.173亿元,实施转型发展项目92个,撬动地方投资23.3亿元。这些资金被用于接续替代产业培育、生态文明建设和解决民生问题上,真正发挥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马亚东说。

据马亚东介绍,易门县以园区开发为切入点,以招商引资为突破口,全力加快接续替代产业培育,引进了贵研资源10吨铂族金属二次资源回收利用等项目,初步探索出一条由矿产资源开发利用向“城市矿产资源”综合回收利用递进的转型发展路子。在生态文明建设上,深入推进矿区地质灾害搬迁避险、矿山生态植被恢复、构建生态家园、发展生态经济、增强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及可持续发展能力。着力解决民生问题,抓好惠民实事落实,妥善解决矿区历史遗留问题,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高资源枯竭城市公共服务水平。

对此,雷波也指出,就2011―2016年中央安排的59805万元转型资金看,用于民生改善的资金为28619万元,用于产业发展的资金为22964万元,用于生态环境整治的资金为8222万元。

这几天雷波正忙着追踪麦子田工业园区绿化、亮化工程的资金使用情况。这个投资2.04亿元的装备制造园区目前已有26家企业进驻,规划面积为9.1平方公里的装备制造产业园是易门工业园“一区五园”之一。易门工业园区总规划用地45.52平方公里,2016年,工业园区实现工业总产值150.35亿元,完成招商引资及融资资金50.75亿元。“目前,园区已开发建设10.2平方公里,入园企业148户,初步形成矿冶、陶瓷建材、食品药品加工三个特色产业集群和‘一个片区一个特色、一个产业一个集群’的发展模式。”易门县工业园区管委会书记马云涛说。

位于循环经济产业园内的易门铜业有限公司正在热火朝天生产中,作为易门县的传统产业,其前身是成立于1993年的易门冶炼厂。2008年,在易门铜矿资源枯竭的大背景下,易门铜业公司出现了3亿多元的巨额亏损。为了生存发展,公司全面进入转型发展轨道,原料从10%来自省内、90%来自国内转向40%来自省外、60%来自国外。2016年,投资1.98亿元的10万吨粗铜技改项目启动,通过技改,该公司产能成倍提高,年产粗铜达到10万吨、硫酸42万吨,进入规模发展水平。2017年1月,云南省出台文件,停止铜、锌等有色金属新增产能审批,也正是通过技改,原本产能仅为5万吨的易门铜业算是搭上了末班车。

如今,易门铜业有限公司年产值、上缴税金均占全县的25%左右,已成为易门县名副其实的骨干企业。“2016年公司实现利税1.28亿元,2017年预计实现利税1.5亿元以上。下一步,公司计划把产品结构由粗铜向阳极铜延伸,提升附加值。”易门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孔德颂说。

自资源枯竭以来,易门县二三产业发展滞后,农业在全县生产总值中占比较大,经济总量长期处于玉溪市中下水平。在依靠存量资产实现转型发展受到很大制约之时,只有引进新的增量资金,拓展新的发展空间。2008年,易门引入林化系列产品生物资源开发企业——云南林缘香料有限公司。2014年,获准与华东理工大学在该公司设立“田禾院士工作站”。作为国内冰片生产企业中技术领先、规模最大的企业,林缘香料生产的“思秀”牌冰片已成为中国冰片市场上销量最大的品牌,2012年至2016年连续五年销量全国第一。“从传统的生产松香、松节油到致力于打造全国乃至亚洲最大的原料药冰片生产企业,公司之所以选择落户易门,主要还是因为易门处于滇中一小时经济圈内,离双柏、武定、禄丰等原料生产基地很近,同时,易门所提供的服务也非常好。”云南林缘香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类文表示。

野生食用菌加工产业是易门人民最富有乡土情怀的特色产业,在易门山里乡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产品已由过去的调味品加工延伸到规模生产山珍(野生菌、蕨菜)、泡菜(红辣椒、小米辣)、昆虫(竹虫、蜂蛹)四大系列,50多个品种。公司泡辣椒产品已通过绿色食品认证,蕨菜系列产品已通过有机食品认证,年产值已近亿元。除了开发新产品,公司还一直在拓展销售渠道上下功夫,“2016年,公司与CCTV电视购物合作,电商销量已占到了公司总销量的25%。”该公司董事长杨海泉告诉记者。

作为资源枯竭型城市,近年来易门县交出的转型发展答卷令人侧目:现价生产总值由2010年的32.6亿元增至2016年的85.4亿元,经济总量在全省的排位由60位上升至50位,人均GDP在全省的排位由28位提升至17位。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县域经济综合考评居云南省129个县市区第一,2016年考核为云南省县域经济先进县,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经济增速居云南省第一。

相较于万众瞩目和媒体关注的易门经验及易门速度,雷波更看重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发展中所沉淀下来的易门经验和易门启示。“十年转型,易门实现了三个目标。首先,完成了‘三个转变’,产业结构由单一矿业采选为主向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精深加工、多元化业态转变,经济发展由资源导向型向市场导向型转变,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资源集约型转变。其次,抓住产业培育,完成转型基础,以园区为抓手,再造发展优势。第三,更重要的是改善了民生,让群众共享发展成果,有了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雷波说。

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易门各级财政投入民生资金达12.6亿元,办好了就业、社保、扶贫、教育、住房、出行、饮水等一批惠民实事。实现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886元、增长9.3%,增速居玉溪市9个县区第二;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472元、增长9.9%,增速居玉溪市9个县区第一。(玉溪日报记者 李文雯 文/图)

短  评:资源枯竭城市转型的易门启示

□  碧落

十年前,面对“矿竭城衰”的困境,易门无疑是猝不及防的;十年间,奋力转型升级,摆脱发展困局,易门无疑是举步维艰的;今天,从“矿竭城衰”到增速全省第一,易门启示无疑是令人瞩目的。

2011年以来,易门县抓住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发展的机遇,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云南发展战略,用好转型发展政策,推进转型模式创新,积极探索可持续发展路径,转型发展取得新成效。

十年转型,突破点在哪里?当单纯地依靠资源发展已被现实证明不可行时,巩固提升传统支柱产业,积极培育接续替代产业,推进产业结构由单一矿业采选为主向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精深加工、多元化业态转变,经济发展由资源导向型向市场导向型转变,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资源集约型转变就势在必行。

十年转型,关键点是什么?就是要充分发挥区位优势,始终把园区建设作为拓展转型空间的重要抓手,抓好招商引资工作,营造亲商、重商、爱商的氛围。将自身动力与外部借力有机结合起来,充分发挥产业聚集效应,带动接续产业快速增长,闯出建园区、抓招商、兴产业的转型发展新路子,实现县域经济争先进位。

十年转型,归结点在何处?转型发展的根本目的是改善民生,使人民群众从转型发展中得实惠。要积极稳妥解决好矿区历史遗留问题;要健全覆盖城乡的基本养老、基本医疗、社会救助等社会保障体系,扎实抓好住房、出行、饮水等民生实事,提升公共服务水平;要把增收作为民生之源,建立与经济增长相适应的居民收入增长机制,落实富民政策,统筹城乡协调发展,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小康目标实现,使人民群众有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