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浦贝 >> 土特产品
易门豆豉:别具风味的地方美食
[ 易门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5-0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洟源豆韵 玉溪日报记者 申进明 摄

说到易门的美食,除了菌子以外,豆豉那鲜美的口感,使很多人难忘。而在当地,关于豆豉人们有这样的说法:“好豆豉出在易门,易门好豆豉出在浦贝,而浦贝好豆豉又出在大梨园老赵家。”一日三餐,虽然是人们一致的饮食制度,但同样的豆豉,在那里却能讲出不一样的故事。

易门豆豉是怎样来的

豆豉,古代称为“幽菽”,也叫“嗜”。最早的记载见于汉代刘熙《释名·释饮食》一书中,誉豆豉为“五味调和,需之而成”。因易门县地处滇中高原,气候温和,生态环境优异,有益黄豆生长,其豆豉制作历史更是悠久,据说早在清康熙年间,它就成为朝庭贡品。

据了解,其实易门豆豉分两大流派。第一个流派为小街、六街这一区域,另外一个流派为县城、浦贝这一区域。在其做法上,两个流派有些许的差异,吃法也不同,六街那边的豆豉多用于做佐料。而要弄清这种当地美食,则要从它的种类说起。

赵之宏是浦贝当地人,他从小就看着村子里的老人们做豆豉。他说:“所有浦贝的豆豉就我们村子的好,而我们村子里好的豆豉又在我们家。浦贝的豆豉分为3种,一种是水豆豉,直接拿出来就能吃;另一种是干豆豉,它是做成条状的;而第三种则是风吹豆豉。”

那么,浦贝的豆豉是从哪里来的呢?关于这个问题,当地有这样一个说法,年幼的赵之宏曾在家中做篾活时,听家中长辈断断续续地讲起过。后来,大概在三四年前,赵之宏又请他的老父亲从头讲了一遍。赵之宏说道:“据家谱记载,我们老赵家祖籍是南京应天府赵家湾人氏。明洪武元年,祖上追随沐英,后征战云南,最后落脚在易门。至于易门以前有没有人做豆豉我也不清楚,但老人讲给我们听的是说以前打仗时,人们只能利用战斗间隙抓把干粮吃,不是随时都有大米、小麦,战士们征军粮征到什么就吃什么。有一次,就刚好征到黄豆,煮熟后军士们便把它背在身上作为干粮。几天征战下来,战士们背在身上的黄豆被捂臭了。如果丢掉,那就什么吃的都没有了。祖上把黄豆放在太阳下晒干后品尝,觉得虽臭但还是吃得成的。”

据了解,当战事平息后,赵家先祖先是落脚在易门县城,后到浦贝大梨园。“浦贝肥沃的土地、温暖的气候很适合种黄豆。种植黄豆后,老祖想起打仗时吃过的黄豆,于是尝试着用附近石莲寺清冽甘甜的天然山泉水,把黄豆煮熟后用豆枝堆捂,等黄豆发酵到臭味飘出并起黏液时,加上盐、辣椒面、花椒面等调料。经过多次摸索,豆豉就整出来了,这就是水豆豉。”赵之宏笑着告诉记者。

就这样,一时间浦贝人几乎家家户户都做豆豉,后又逐渐形成了水豆豉、干豆豉为主的豆豉系列咸菜,这也导致黄豆价格不断上涨。由此,浦贝也有了一个“卖田不卖埂”的传统说法,意思是说田可以卖,但埂子不卖。因为在埂子上种黄豆的收入,比种田的收入还高,而这个传统也一直延续到解放前。

豆豉的传统做法

说起豆豉,赵之宏总能讲出很多门道。在其制作方面,他认为,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豆豉制作是最具代表性的。因为那时,很多民风民俗甚至是传统做法都还没有改变。

按照赵之宏的说法,制作豆豉说简单也很简单,说复杂也很复杂,这涉及到黄豆的采用等方面的常识。据了解,浦贝的水豆豉选用的是青黄豆。一般是在栽秧时,人们在田埂上种上黄豆,待到田里谷子成熟时,黄豆也就基本成熟。此时,人们便会将青黄豆割回来制作豆豉。同时,将新鲜的红辣椒磨好放入罐中,并加以适量的盐。

“一年中,剥黄豆是人们除了春节等传统节日外最高兴的时候。以前在村里,只要人们看见哪家在剥黄豆,村里人都会前去帮忙,人们一边剥豆一边聊天,天黑了主人家还会做消夜给帮忙的人吃,那消夜我到现在都还感觉相当有特色。”赵之宏回忆着,“主人家先把稀饭煮好,再把剥出来的青黄豆舂碎,随后将舂碎的豆子倒入稀饭并与之混合后,便成了豆生稀饭,挑点水豆豉放上去,那个颜色真的是太漂亮了,给人一种食欲大开的感觉。”

在制作豆豉的过程中,如果说将割回来的青黄豆全部剥好是第一步的话,那么把剥好的豆子煮熟便是第二步。煮熟的豆子捞出来后需要晾一下,进行降温,直到摸起来有温温的感觉。此时,将豆子倒入篓中,并放在通风阴凉处,用剥下的豆枝进行捂制。

赵之宏说:“捂豆豉一般是在中秋节前。我记得,捂到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时,就可以看到有蒸汽从篓中冒出。老人见状会说,今年这点豆豉整得成啦!第三天左右,等能闻到‘臭味’的时候,便可以扒开豆枝看看,用筷子夹点豆子起来,如果看到有拉丝的现象就捂得相当好了,可以扒出来做豆豉了。以前,没有铁盆都是用大木盆捂,把捂好的豆子倒入木盆,再把准备好的辣椒、盐、花椒、高度酒等,按照比例一起倒入搅拌并装罐加盖。这个东西很奇怪,捂好后的豆子本来是黑色的,等拌了辣椒装入罐中后过个一两个小时,它的颜色马上就变回豆子的本色。装罐3天左右,它就开始发酵。这个时候虽然已经可以吃了,但人们还不会直接舀来吃。农村青辣椒和葱都很多,所以我们这里有一道菜叫‘葱煮豆豉’,它上不得桌面但很好吃,就是将葱和辣椒加上刚刚发水的豆豉一起煮。”

据记者了解,其实做到这个程序水豆豉就已经做好了,虽然已经可以食用,但此时食之,在口感上并不能体现出当地豆豉的那种醇厚味道。如果要品味这种醇厚味道,则需要等上半年左右,那时口感最好,呈现出鲜、甜、辣、咸、麻五种味道的融合。

香喷喷的豆豉能够增进食欲

说完了水豆豉的制作,再来看看干豆豉和风吹豆豉。先说干豆豉,它与水豆豉的差异在于豆子捂好后制作方式的不同。

据了解,当豆子捂好后,人们会直接将它进行舂捣,再加以干辣椒面等进行制作。赵之宏继续说:“舂豆子要舂成‘三瓣两丫’那种,就是半碎不碎的。舂好后,把它倒入盆中加入干辣椒面、花椒面搅拌后,用手捏成圆球,再放在木板上做成长条状,然后拿到通风处阴干便可,做好后的干豆豉过个把月吃最好。干豆豉最好的吃法便是用栗炭进行烧烤,我们浦贝人说,干豆豉拿来在栗炭火上烧烧,舀点米汤,饭都要吃几大碗呢。”

与水豆豉五种味道的融合和干豆豉经火烤散发出的香味不同,风吹豆豉在以前是很少制作的,因为它是人们制作豆豉失败的体现。

“以前看见哪家做风吹豆豉,人们就知道他家的豆豉做失败了。捂豆子时,如果到第四天还看不到蒸汽冒出,也闻不到‘臭味’,那就说明今年的豆豉做假啦!只能把它倒出来晒干,这便是我们说的风吹豆豉。豆豉晒干后,可以抓点出来炒炒,用来下酒还是相当香的。”赵之宏笑着说道。

在易门采访赵之宏,听他讲述易门豆豉制作的过程和有趣故事,使人对这种民间美食有了向往。常言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易门豆豉就是易门人在这块土地制作出的美食,数百年承载着当地人的味觉,挥之不去。(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