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易门新闻
铜厂碧多有个“跳哑巴”节
[ 易门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3-0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李德金即兴表演“跳哑巴”


李德金和他的“哑巴”面具

开春了,玉溪各地迎来诸多不同的节日,比如戛洒的东方情人节、峨山的开新街等等,这些节日或许好多人听说过,但是易门县铜厂乡碧多村委会碧多村彝族的原始信仰祭祀节日——“跳哑巴”节可能许多人都还没有听说过。

“跳哑巴”节的主要内容是“跳哑巴”,时间定在农历正月初四,并且跳三年,停三年。“跳哑巴”活动主要靠父母的口传身教。作为云南傩戏、傩文化的一种,“跳哑巴”节至今还保留较多的原始风貌,它在特定的民族中传承和发扬着,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然而,“跳哑巴”节究竟起源于何时?村里已无人说得清楚。目前尚未发现可供参考的文字资料和文物证据,只有“神树”和“哑巴石”为证。

“跳哑巴”的传说

在采访中,记者听到了三种不同版本的“跳哑巴”传说,流传较广的是村民卓文升、李德金等人讲述的一个美丽、凄怨的传说。

很久以前,碧多村有一对彝族青年男女,姑娘聪明漂亮,小伙子勤劳健壮,他们深爱着对方,终日私守难舍难分,以致误了农活,于是姑娘便叫小伙子照着她的模样画了两张画像带回去,这样就可以随时看到她了。

小伙子去犁田犁地,也把姑娘的两幅画像带上,并插在地的两头,这样无论小伙子犁到地的哪一头,都能看到姑娘的容颜。一天,小伙子正在犁田,突然一阵狂风将插在田头的两幅画像卷走了。其中一幅画像随风飘进了王宫,落到峨滴(国王)手里,峨滴是个好色之徒,看到姑娘的画像便被迷住了,随即派人四下寻找画像上的姑娘。峨滴的官差找遍了彝家山寨,找到了碧多村,终于找到了画像上的姑娘。姑娘知道噩运难逃,便与小伙子商量,如果自己被峨滴抢走,发誓就装哑巴,直到小伙子来解救她。姑娘被抢到王宫后,三年时间里没有讲过一句话,没露过一次笑脸。

自从姑娘被抢走,小伙子非常伤心,常常茶不思饭不想。后来,小伙子想出了一个解救姑娘的办法,就是自己也装成个哑巴,每天上山打鸟,剥下鸟的皮毛,然后吹笙跳舞。三年过去了,小伙子打了一百种鸟,他将一百种鸟的皮毛缝成一件五光十色的披衣穿在身上,然后便向王宫走去。许多天后,小伙子走到王宫外,但无法进入王宫。为了让姑娘知道自己到来,小伙子便在王宫外吹起了葫芦笙,跳起了芦笙舞。

芦笙声传到了宫里,姑娘知道小伙子来了便开口说话了,她叫峨滴将吹笙的人叫进宫来。听见姑娘开口说话,峨滴高兴得不得了,立即派人将吹笙的人叫进宫来。小伙子见到心上人,芦笙吹得更动听,舞蹈跳得更欢畅,姑娘见到小伙子终于笑了。看着峨滴妒忌的样子,姑娘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除掉峨滴的主意,便问峨滴能否学吹笙人一样让她高兴。峨滴心想这有何难,便与小伙子调换了所穿的衣服,学着小伙子吹起芦笙,跳起舞来。看着峨滴叉脚舞手的样子,姑娘鄙夷地笑了。峨滴看见姑娘发笑,以为自己吹得好、跳得好,更加得意忘形起来。说也奇怪,峨滴跳着跳着,身上披的百种鸟披衣掉的掉、散的散,变成了一堆破烂,穿着峨滴的衣服的小伙子与姑娘一会意,命令侍卫将穿着破烂衣服的“叫花子”拉出王宫斩首。峨滴就这样被除掉了,姑娘与小伙子回山寨结为夫妻。从此,碧多村的村民就将装哑巴除掉峨滴的这对夫妻奉为神,即哑巴神,于是就有了“跳哑巴”活动。因除掉峨滴及“哑巴”夫妻团聚的那天刚好是农历正月初四,所以“跳哑巴”活动就在农历正月初四那天进行,并且跳三年停三年。农历正月初四这一天也便成了碧多村彝族的“跳哑巴”节节日。

“跳哑巴”的省级传承人李德金

今年61岁的李德金仅读过小学,从16岁起,他就跟村里老人鲁发学“跳哑巴”。如今,老人家已经去世20多年了。那时虽然年少,但是李德金至今记得,当时老人对他说:“你喜欢学,就好好地与我学;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就没有人会‘跳哑巴’了。”

“跳哑巴”的人不得少于14人,多则不限。李德金是演男哑巴,与他搭档跳了一辈子女哑巴的是鲁正聪,可惜的是,鲁正聪已经在七八年前去世了,现在与李德金对跳的是37岁的卓伟。

别看李德金是一个话少的农民,但他在几年前就是“跳哑巴”的省级传承人。在他的带领下,记者看到了传说中颇具神秘色彩的“哑巴石”和“哑巴树”。他说:“我们跳哑巴,不论到哪一家,人家会给一点肉,也会给点钱,但钱不多,一般取吉利数,如1.6元。现在,我也老了,体力渐感不支,每次跳完,觉得挺累人的。好在我儿子他们喜欢学,我目前的主要任务是竭尽全力教他们这些年轻人。”

记者注意到了李德金拿出的一张面具,以为是用平常的麻布做的,但是谁也没想到,是用山上的火草编织而成,且是师傅传下来的,别看一张简单的火草面具,它却已经使用了七八十年了。记者不懂什么是火草,李德金说,过去没有火柴,用石子敲打即能着火的草就叫火草。这张火草面具粗犷的线条图案是七八十年前在“哑巴石”旁边烧香后画上去的。

奇特的“跳哑巴”

“跳哑巴”整个过程较复杂,由祭神、起坛、跳哑巴、杀哑巴、吃哑巴肉、庆贺六部分组成。

祭神从在村中一块称作哑巴石的大石头前制作道具起,两个“哑巴”扮演者及几个春官要到村子下边一个平缓的地方装扮并祭春神。然后14名“跳哑巴”者汇集在哑巴石前,围着一块小方桌奏乐起舞,俗称“起坛”。桌子上安放一个小牛栏,栏内有一条泥制水牛和牧牛人,牛头前置一盏灯。几圈舞毕,舞者中一人用火药枪(现在是放一个大鞭炮代替)对天鸣一枪,表示“跳哑巴”开始。

“跳哑巴”要到村中每一户人家去跳,先从村子最下面一家跳起,按顺序跳到最上面一家。如遇邻村邀请去跳,则先到邻村去跳,然后再返回本村跳。无论外村请或是本村跳,都在初四一天内进行,所以“跳哑巴”往往跳到东方发白。队伍在一家跳毕走向另一家时,除奏乐者及两个“哑巴”外,都边跳边唱着“啊哩噜”到另一户人家,两个“哑巴”就在门外静候。众舞者边进堂屋边高声称颂:“某某大户家,今日春官到你家,给你家拜个年,祝你家过年过得好。六畜兴旺我们带进来,一男一女我们带进来。”待各户人家跳毕,表示村中一切恶魔已驱除并被两个哑巴收于身上。队伍跳到大场上,一舞者用火药枪(现用放一个大鞭炮代替)对天鸣一枪,两个“哑巴”倒地“死去”,表示恶魔已随之而死。队伍将哑巴的烂蓑衣脱下烧掉,燃放爆竹,泼一点酒,对“哑巴”的“死”表示祭奠。此时的大场上,早已围满了男女老少,“跳哑巴”队伍将各户送给的猪肉在场边一大口锅里煮熟,切成方块,分给在场的群众,不论大人小孩每人三块。这三块肉俗称“哑巴肉”,据说吃了这三块肉,能保人四季平安,身强体健。吃过“哑巴肉”,仍由“跳哑巴”的乐队奏乐,带头跳起芦笙舞。

“跳哑巴”这一天,四村八寨爱跳芦笙舞的人们都汇集于碧多村口的场上跳到天亮。此刻,两个“哑巴”扮演者已换好了服装,混于人群中翩翩起舞。

采访结束,临别之际,李德金为记者唱了一段唱词,像是把记者身上的晦气一扫而光似的——

伤风咳嗽带出去

头疼脑热带出去

死牛烂马带出去

吉祥如意带进来

(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李艾丽
相关链接